我的前世情人

IMG_20171229_134129

這陣子、蝦膏最常說的話是:「等我長大了,陪你飲酒,好嗎?」
他益發就似一個情人般的出沒在我身邊送暖。

在街市見到花店,他說想要買花。
我有點驚訝。
他左挑右選,最後決定要小黃菊。
我付錢後,想去牽他的手。
他竟說:「送給你。」。

IMG_20180114_111137

坐在元氣的火車壽司店。
就我們兩個。
我深情地看著他,我說,你點吧。家姐不在,就都你點、火車到了都你拿壽司、你按鈕讓火車回去。
一直都沒有出錯。
直至那個蒸水蛋。
「你按兩個了,快刪一個。」我伸手要去刪,他推開我的手。
「我一個,你一個嘛!」
我驚訝驚喜且感動。
因為我曾有嘮叨過,每次我叫蒸水蛋想給自己吃,卻都被他吃光光。
他有記得呢。

IMG_20180122_115442

等看醫生等了很久。
過了午餐時間。
他叫肚餓,說想吃麵。
我說我猜還要等一下子,我們到快餐店看看有什麼可以快快吃一碗的。
他說不要,怕吃久了,要輪到我們看醫生了。
他說去麵包店買個麵包。
他選了香腸包和提子包。
我一邊付錢,一邊呢喃,你一個人怎麼吃得了兩個包?
他說:「難道你不肚餓嗎?」
他拿了香腸包給自己,叫我吃提子包。
他彷彿知道,我很喜歡吃提子包。

DSCN8863

就這樣,我享受著我的前世情人對我的呵護。
教我如何不疼他?

廣告

無端端學會踏單車

DSCN8988

 

想彎彎在聖誕假期中學會踏單這件事,已經有兩年了。
沒有發生過。
不要說學會,是連把輔助輪提高一點也沒有做。
以至她自己也慢慢地興緻缺缺,說不可能學識的了。我也愈來愈不抱希望。
忽然,真的好忽然,如一早安排好似的,她卻在2018年1月1日,忽然會踩了。

事緣12月30日,去萱萱的生日會之後,她跟一個叫悠悠的女孩忽然很要好。大伙兒,包括那位悠悠,說要去柴灣跟坊間流傳一個很厲害的租車師傅學踩單車。
跟他租單車,他會兼教。傳聞不少人半小時就學會踩單車。

柴灣那條小窄巷上,等他教的小孩坐在小椅上等。
一等就半小時。
看他cool cool的,還怕彎彎不喜歡他。
但當他開始教,我就發現彎彎很受他。

他先是教跌,然後拆了腳踏要她如平衡車般練習。
也不知是什麼的魅力,彎彎很信他。
到她可以兩卻離地得夠欠了,他把卻踏裝回去,讓她到公園試。

試幾下未得,她自己難過得哭了。
我其實有點驚訝她要求自己一天之內學會。可能因為我自己學單車過程好緩慢,所以沒有預計她會一次可以。
我跟她說了我的經驗。並告訴她最重要的是,那時,已經入夜了。生日會熬了一天,她自己太累。
而且公園人很多,要試也有點難。
好不容易勸她離開。

兩天後,元旦,人在另一個party。她卻始終心繫踩單車這會事。
難得她動力這麼大,當然要全力支持。
提早離開party,回家把家裡她的單車的輔助輪拆去,到附近的公園試。
她要試時,蝦膏當然不甘後人。他要平衡單車,但平衡單車得揼氣。
於是我和她先過公園,蝦膏等爸爸揼好氣再過來。

她試,自己試,我也幫她試。
差一點點,還是差一點點。
等啊等,細佬還未過來。會不會我誤會了爸爸是要我過去接?
我著彎彎自己踩一下,我回家看看弟弟。
卻原來還未揼好。爸爸說還要一陣,於是我又回公園看彎彎。

回到公園,彎彎已經會踩了。
都是這樣,她學會一件事,常常都不是我可以目睹那個過程的。
先是小時候她想學唱incy wincy spider時那爬手指的動作。我和她練,她怎麼都練不會。然後,她自己躲起來練,幾天就會了。
學游泳之初,她要勇氣把頭潛入水裡。她叫我在浴缸放滿水,然後把我叫出廁所。未幾,她又叫我進去。她能把頭放進水裡去了。

她在公園裡自如地轉。
自信的、快樂的,完全屬於她自己的。
一下子又長大了,神奇如魔豆樹。
想都沒有想過之下,就會了。
乾急兩年,一下開花。
我的女兒。

 

她自己也非常滿足,2018年1月1日,她說:「我喜歡2018年。」

 

 

蝦膏創作的睡前故事

DSCN8013

彎彎因為睡不著而非常著急。
蝦膏立刻坐在家姐旁邊,輕輕拍她。他說學校老師有時候也會這樣拍睡不著午覺的同學。
蝦膏一邊拍,還一邊輕聲說了一個故事:「從事,有一隻貓,牠遇見另一隻貓。然後又見到一隻貓,接著見到第一隻貓。然後又有一隻貓,見到另外一隻貓,跟住又有一隻貓,然後見到第二隻貓和第一隻貓。完。」

我要很辛苦才忍住笑意。但是蝦膏還要認真的問:「好聽嗎?」

最神奇的是,彎彎竟然睡著了。

打電話給聖誕老人

DSCN8835

蝦膏,三歲半。
第一次意識到聖誕禮物。
為免送了他不喜歡的聖誕禮物,我們之前已經問了他想要什麼,說會轉告聖誕老人。
一個會變身的巴士,他說。

第一次意識到什麼叫期待聖誕老人的神祕禮物,卻還未意識到所謂日子,所謂時間。
以至上星期以來,已經問了我兩次,
為什麼聖誕老人還未送他聖經禮物。
當我第三次毫無新意地告訴他,要等到聖誕夜聖誕老人才會到來時,
他兩手用力地捧著我的臉,很認真的說:「不如你打電話給他吧。」

在學校的聖誕聯歡會,有家長扮演聖誕老人讓我們拍照。
拍完了,離開了,蝦膏不斷回頭看著聖誕老人,他很納悶:「為什麼他沒有送我變身巴士?」

他的反應跟彎彎那時很不一樣。
噢當然,彎彎第一次見到有人扮聖誕老人,就是她老爸。
她很篤定那不是真的聖誕老人,當然不會送她真正的聖誕禮物。

不過,今年聖誕,她老爸送她的聖誕禮物比聖誕老人的討她歡心。
老爸買了一架鞦韆,聖誕老人卻買不到她想要的玩具。她好明顯的失望。
幸好,她有她老爸。
她對聖誕老人,仍然深信不疑,我需要擔心嗎?

Imagination

IMG_20170406_105729

車子駛在林錦公路,兩旁樹影婆沙。
忽然,蝦膏說:「羊羊踏單車呀。」
我和外子滴汗。
「邊度呀?」
「樹上呀!」
「羊羊係樹上踏單車?」
「係呀?」
我很努力嘗試從他的角度看出去,會不會有雲兒形狀似羊?
萬里無雲。
有沒有山或石的形狀似羊?遠看似在樹上?
山很多,我不確定,於是問:
「有幾多羊呀?」
「好多呀!」
「每棵樹上都有羊嗎?」
「係呀!」
我投降:「家姐,佢講咩呀?」
彎彎沒好氣:「Imagination!」

我自己也哈哈大笑。

 

隔天,又和他在車上。
經過樹,我忍不住問:「有羊嗎?」
「沒有了?」
「羊羊去咗邊呀?」
「番咗屋企」
「屋企係邊呀?」
「係樹入面囉,好似松鼠咁。」

 

又隔天,我又問:「今天羊羊有在樹上踏單車嗎?」
「冇啦,今天蝸牛踏單車。」

我,繼續滴汗。

怪蝦

DSCN7949

 

蝦膏這臭小子的學習模式就是怪。

紅色黄色不好好說,三歲了,不時還是蕃茄色、Banana色的叫。害我曾經以為他色盲。

英文字母偶而會認得一下,認得的意思是,見到L叫 Lion,見到Z叫 Zebra。

昨夜,見到P,他說停車;見到R,他說倒後。

完全不知是什麼時候學的。

廁外的你

DSCN7912

帶小孩到公眾廁所,真是煩死了。
小一點的時候,無可奈何,只能一起擠在那個小廁格內。
到他們大一點,我會讓他們在我廁格門外等我完事。

彎彎小時候,我會叫她在門外唱歌,好讓我確定她一直都在外面,沒有跑開,沒有被抱走。

但蝦膏卻不理我。
我只好在關門後,一直找東西跟他瞎聊。

有一次的對話是這樣:
「蝦膏,你係咪度呀?」
「係呀」
「你係邊度呀?」
「我係你門口囉!」

技窮又再找不出新話題的我又問:
「蝦膏,你仲係唔係度呀?」
「唉,我唔係到喇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