廁外的你

DSCN7912

帶小孩到公眾廁所,真是煩死了。
小一點的時候,無可奈何,只能一起擠在那個小廁格內。
到他們大一點,我會讓他們在我廁格門外等我完事。

彎彎小時候,我會叫她在門外唱歌,好讓我確定她一直都在外面,沒有跑開,沒有被抱走。

但蝦膏卻不理我。
我只好在關門後,一直找東西跟他瞎聊。

有一次的對話是這樣:
「蝦膏,你係咪度呀?」
「係呀」
「你係邊度呀?」
「我係你門口囉!」

技窮又再找不出新話題的我又問:
「蝦膏,你仲係唔係度呀?」
「唉,我唔係到喇。」

未見過真正的自已

DSCN7410

睡前在廁所的鏡前刷牙,彎彎忽然說:「由出世到宜家,我都未見過真正的自己。」
哇,這話聽起來好玄啊。

怎麼有糅合心理學加哲學之類的感覺?
我問下去。
她的意思是,她看自己,從來都只能透過鏡子看。自己的眼睛不能離開自己的臉,所以沒有辦法用自己的眼睛看到自己。

所以她的真正意思應該是,我永遠沒有辦法看到真正的自己。

我這個女兒。

國王的新衣

DSCN7871

天熱,路上不時有一些赤裸上身的工人。
那天,我們家樓下就有一個。
蝦膏竟然指著那人問:「佢做咩唔著衫呀?」
我解釋說因為天很熱呀。
他掩嘴大笑:「好好笑,唔著衫。」

童言無忌嗎?有時不礙事,有時還教我蠻緊張的。

有一次,在一個電梯裡,只有蝦膏、我,和一個應該略有精神病的女人。那人一直在一個人自言自語和傻笑。
蝦膏問:「佢做咩係度笑呀?」
「可能她很開心呀…」我只想電梯快點到。
蝦膏又問:「佢做咩係咁係度講嘢呀?」
電梯一到,我底著頭一逕兒把他抱出電梯。

 

 

點解咁得意

DSCN7765-001

在車上,也忘了兩姐弟說了什麼俏皮話,
我覺得可愛極了,
跟外子說:「點解你啲仔囡咁得意。」
一如平常,我並不會期待外子回答我。
想不到的是,
彎彎回答說:「因為你都好得意囉!」

另有一個早上,
也忘了蝦膏做了什麼俏皮事,
我又是覺得可愛極了,
又忍不住說:「點解你可以咁得意?」
那個古靈精怪的蝦膏竟然說:「咁你鍾唔鍾意呀?」

其實知規矩的蝦膏

DSCN7832

表面看,蝦膏狂又野,似乎衝動好像沒耐性彷彿粗枝大葉。
但是其實,很多事情,他看在眼裡,放在心裡。
在澳洲旅行的時候,
他發燒咳嗽,我們不讓他吃糖果餅乾等熱氣食物。
只是準備Great Ocean Road那八小時的長途車,我和彎爸都覺得,先備點零嘴比較妥當。於是之前一天,我們去超市買一些乾果,也購一些朱古力。蝦膏看見說要吃,我說今天不能吃,明天才吃。他有點納悶:「蝦膏唔咳啦?」
我驚訝也被逗樂了。
他根本知道自已不能吃的呢!

飯沒有吃好,被爸爸懲罰不可以吃水果。
美味的飯後果,那些他一向狼吞虎嚥的水果被放在小桌子上,他有看,沒有碰,他知道自已不能碰。其實他什麼都知道。

你以為他蝦蝦霸霸嘛,但帶他玩活動,他從來不會大叫所知道的答案。也不會隨便提議。有意見,小小聲的說,我叫他舉手說,他說不要,要我替他說。其實他小心奕奕。
所以我在飯桌上把腿擱在隔離椅子上,他會罵我說這樣不對。

DSCN7762-001

他的potty training一直沒有很成功。我加入糖果為誘因。他立即能夠清楚地告訴我要去poo poo──所以他是能控制了呀。但我翌日我不在家,又立刻倒退。
我只好再行立法,要他記得。
今早,又可以成功poo poo到。一大清早耶!豈能隨便吃糖。但我知要他再等有點難。我準備用甜的鈣片取代,但也試一試:「如果現在吃,是一顆小糖,如果等放學才吃,是一顆較大的糖。你要現在還是下午才吃?」
以為他衝動性急嗎?
他想都不用想就說:「我下午才吃。」

他看似惡霸,實質比家姐還膽小。
有一個夜晚,忘了說什麼,他忽然說:「我怕有鬼。」
好神奇。彎彎從來沒有說過怕鬼。即使怕,也從來沒有說過出口。
是的,一點風吹草動,他總是第一個喊怕。

還記得去年第一次觀課,很多家長圍在課室旁邊。老師說,蝦膏是最明顯地不自然和緊張,與平常最不同的。

DSCN7713

正式鱷魚頭老襯底。

照顧我的彎

 

紅雨的晚上,要開車把蝦膏、彎彎、彎彎的同學、彎彎同學的媽媽,從麗港城送回大埔。
我好緊張,但沒有說出來。
出停車場,嘟八達通,停得不夠近八達通機。我要停車,除安全帶,開車門,才嘟得到。狼狽又匆匆的上車,開車。
彎彎很冷靜:「媽媽,你未帶安全帶。」
我急煞車,帶安全帶,謝謝彎彎。
因為要是再出去,就已經是高速公路,停都停不了。
心細眼利的我的女兒。

 

彎爸扁桃線發炎,發燒無力了兩天。
我讓他自己睡一個房,彎彎和蝦膏和我睡一個房。
一如所有早上,蝦膏是全家最早起床的,也很努力叫聲我們每一個人。
我不想他吵醒彎彎,把他拉出客廳。
豈料一出客廳,睡了兩天的彎爸就醒來,說由他照顧蝦膏,著我回去再睡一下。
我一睡回彎彎床邊,她就關心起弟弟:「爸爸睇住蝦膏?」
我點頭。
她想閉眼去睡,立即又想到爸爸:「爸爸有聲嗎?」(彎爸因為扁桃線發炎,失聲了兩天)
我說爸爸說他可以。
我忍不住抱著彎彎,我的大女兒。
她已經在照顧著我們一家了。

我的八達通,
一般放在電話套裡。
我準備要帶彎彎出去上游水課了,她看完我的電話,忽然跟我說:「你知道你的八達通不在電話套裡吧?」
沒注意耶!
有一天,因為車上的八達通餘額不足以出停車場,要我拿自已的八達通來出車,之後我就把八達通遺留了在車上。
如果彎彎沒有提醒我。
我確實會在開車出去後才發現自已沒有八達通呢。

DSCN7567

我的女兒,總是一次又一次見證我在她幾個月大時就有過的一個強烈感覺──有一輩子,她是我的母親。

小朋友呢?

IMG_20170503_105600

在港大教完一天的書

疲憊中帶點沮喪,有些位置力不從心,有些地方詞不達意

身很累,腰很痛

最後一個同學也離開了,我收拾一下自已下班

外子開著車來接我

車門一開,見到天真瀾漫地笑著的蝦膏,精神立刻提了兩分。

蝦:你去邊呀?

我:我上課呀!

外:媽媽是去教書。

蝦膏立刻向車外四周查看,然後問:「點解冇小朋友嘅?」

我笑翻了,霉氣衰氣戾氣一筆勾銷

這夜,決定不再想工作上的事,專心跟孩子玩

回家,和彎彎和蝦膏跳舞,然後打球

有孩子的日子就是好,要好好珍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