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ination

IMG_20170406_105729

車子駛在林錦公路,兩旁樹影婆沙。
忽然,蝦膏說:「羊羊踏單車呀。」
我和外子滴汗。
「邊度呀?」
「樹上呀!」
「羊羊係樹上踏單車?」
「係呀?」
我很努力嘗試從他的角度看出去,會不會有雲兒形狀似羊?
萬里無雲。
有沒有山或石的形狀似羊?遠看似在樹上?
山很多,我不確定,於是問:
「有幾多羊呀?」
「好多呀!」
「每棵樹上都有羊嗎?」
「係呀!」
我投降:「家姐,佢講咩呀?」
彎彎沒好氣:「Imagination!」

我自己也哈哈大笑。

 

隔天,又和他在車上。
經過樹,我忍不住問:「有羊嗎?」
「沒有了?」
「羊羊去咗邊呀?」
「番咗屋企」
「屋企係邊呀?」
「係樹入面囉,好似松鼠咁。」

 

又隔天,我又問:「今天羊羊有在樹上踏單車嗎?」
「冇啦,今天蝸牛踏單車。」

我,繼續滴汗。

廣告

怪蝦

DSCN7949

 

蝦膏這臭小子的學習模式就是怪。

紅色黄色不好好說,三歲了,不時還是蕃茄色、Banana色的叫。害我曾經以為他色盲。

英文字母偶而會認得一下,認得的意思是,見到L叫 Lion,見到Z叫 Zebra。

昨夜,見到P,他說停車;見到R,他說倒後。

完全不知是什麼時候學的。

廁外的你

DSCN7912

帶小孩到公眾廁所,真是煩死了。
小一點的時候,無可奈何,只能一起擠在那個小廁格內。
到他們大一點,我會讓他們在我廁格門外等我完事。

彎彎小時候,我會叫她在門外唱歌,好讓我確定她一直都在外面,沒有跑開,沒有被抱走。

但蝦膏卻不理我。
我只好在關門後,一直找東西跟他瞎聊。

有一次的對話是這樣:
「蝦膏,你係咪度呀?」
「係呀」
「你係邊度呀?」
「我係你門口囉!」

技窮又再找不出新話題的我又問:
「蝦膏,你仲係唔係度呀?」
「唉,我唔係到喇。」

未見過真正的自已

DSCN7410

睡前在廁所的鏡前刷牙,彎彎忽然說:「由出世到宜家,我都未見過真正的自己。」
哇,這話聽起來好玄啊。

怎麼有糅合心理學加哲學之類的感覺?
我問下去。
她的意思是,她看自己,從來都只能透過鏡子看。自己的眼睛不能離開自己的臉,所以沒有辦法用自己的眼睛看到自己。

所以她的真正意思應該是,我永遠沒有辦法看到真正的自己。

我這個女兒。

國王的新衣

DSCN7871

天熱,路上不時有一些赤裸上身的工人。
那天,我們家樓下就有一個。
蝦膏竟然指著那人問:「佢做咩唔著衫呀?」
我解釋說因為天很熱呀。
他掩嘴大笑:「好好笑,唔著衫。」

童言無忌嗎?有時不礙事,有時還教我蠻緊張的。

有一次,在一個電梯裡,只有蝦膏、我,和一個應該略有精神病的女人。那人一直在一個人自言自語和傻笑。
蝦膏問:「佢做咩係度笑呀?」
「可能她很開心呀…」我只想電梯快點到。
蝦膏又問:「佢做咩係咁係度講嘢呀?」
電梯一到,我底著頭一逕兒把他抱出電梯。

 

 

點解咁得意

DSCN7765-001

在車上,也忘了兩姐弟說了什麼俏皮話,
我覺得可愛極了,
跟外子說:「點解你啲仔囡咁得意。」
一如平常,我並不會期待外子回答我。
想不到的是,
彎彎回答說:「因為你都好得意囉!」

另有一個早上,
也忘了蝦膏做了什麼俏皮事,
我又是覺得可愛極了,
又忍不住說:「點解你可以咁得意?」
那個古靈精怪的蝦膏竟然說:「咁你鍾唔鍾意呀?」

其實知規矩的蝦膏

DSCN7832

表面看,蝦膏狂又野,似乎衝動好像沒耐性彷彿粗枝大葉。
但是其實,很多事情,他看在眼裡,放在心裡。
在澳洲旅行的時候,
他發燒咳嗽,我們不讓他吃糖果餅乾等熱氣食物。
只是準備Great Ocean Road那八小時的長途車,我和彎爸都覺得,先備點零嘴比較妥當。於是之前一天,我們去超市買一些乾果,也購一些朱古力。蝦膏看見說要吃,我說今天不能吃,明天才吃。他有點納悶:「蝦膏唔咳啦?」
我驚訝也被逗樂了。
他根本知道自已不能吃的呢!

飯沒有吃好,被爸爸懲罰不可以吃水果。
美味的飯後果,那些他一向狼吞虎嚥的水果被放在小桌子上,他有看,沒有碰,他知道自已不能碰。其實他什麼都知道。

你以為他蝦蝦霸霸嘛,但帶他玩活動,他從來不會大叫所知道的答案。也不會隨便提議。有意見,小小聲的說,我叫他舉手說,他說不要,要我替他說。其實他小心奕奕。
所以我在飯桌上把腿擱在隔離椅子上,他會罵我說這樣不對。

DSCN7762-001

他的potty training一直沒有很成功。我加入糖果為誘因。他立即能夠清楚地告訴我要去poo poo──所以他是能控制了呀。但我翌日我不在家,又立刻倒退。
我只好再行立法,要他記得。
今早,又可以成功poo poo到。一大清早耶!豈能隨便吃糖。但我知要他再等有點難。我準備用甜的鈣片取代,但也試一試:「如果現在吃,是一顆小糖,如果等放學才吃,是一顆較大的糖。你要現在還是下午才吃?」
以為他衝動性急嗎?
他想都不用想就說:「我下午才吃。」

他看似惡霸,實質比家姐還膽小。
有一個夜晚,忘了說什麼,他忽然說:「我怕有鬼。」
好神奇。彎彎從來沒有說過怕鬼。即使怕,也從來沒有說過出口。
是的,一點風吹草動,他總是第一個喊怕。

還記得去年第一次觀課,很多家長圍在課室旁邊。老師說,蝦膏是最明顯地不自然和緊張,與平常最不同的。

DSCN7713

正式鱷魚頭老襯底。